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性、谎言与权力:学术圈的爱情经济学

性、谎言与权力:学术圈的爱情经济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泽研究院(ID:wendao-thinkers),作者:赵建 教授,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为应某杂志撰写的非学术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热炒的复旦女博士劈腿多个男同学与利用爱情换取五篇SCI论文事件,不禁让人联想到在一个男多女少的荒岛上,关于福柯的“性、谎言和权力”的社会学问题。


在经济学上,它更像是一个“孤岛经济模型”,爱情(性)和sci论文都是稀缺资源,共同构成小型封闭经济体的可能性曲线。而人们对这个事件的热议,对女博士的嘲讽与对男博士的同情,也暗含着集体潜意识里对女性的道德审判。事实证明,这个社会依然是“集体直男主义”。


图(1)福柯一直关注性与权力的社会问题


学术圈就像一个荒岛,学海飘零的年轻男女被搁浅在上面,就像飞机轮船失事后的不幸与万幸。至少在毕业或成名以前,他们需要过一段与世隔绝、穷经皓首、书山学海的荒岛生活。


图(2)电影《荒野生存》剧照 图源:https://movie.douban.com


这段生活并不容易,尤其是对理工和医学类,要获得学位并找份好工作,从荒岛重返人间,需要远渡这看似无边的学海。他们每一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都是离开这个清修的孤岛拥抱花花世界的“船票”,或者说是渡海的船筏。


这样,同一孤岛上的男女,比如同一个实验室或课题组,就构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能读到博士,理工和医学类往往男多女少,这在荒岛上,就形成了独特的社会形态、权力结构与人际关系。


图(3)高更作品《亚当与夏娃,或者失乐园》 图源:肉本葱


最终的目标当然是毕业,最好是优异的成绩毕业。那么怎么才能毕业?一是发表标准内要求的论文,最好是顶级学术期刊的论文。science,nature,AER,JPE等当然是荒岛众生中不可企及的梦,那是少数天才干的事情。一般来说能多发表几篇sci和cssci,是大多数荒岛居民比较现实的目标。


图(4)部分顶级学术期刊 图源:百度图库,西泽研究院整理


二是要给当地的“酋长”干活,也就是按照导师的要求做课题等一系列研究工作。因为导师掌握着能否顺利毕业的生杀大权,即使发表的sci符合客观的标准,如果导师不点头,也不会顺利毕业。这样在学术荒岛上就形成了独特的权力结构和小型社会景观。要记住,圈子越是封闭,权力的变现能力可能就越强,阶层剥夺可能就越重。因为缺乏竞争性和外部秩序的平抑。这也是在荒岛上很容易发生残暴行为的原因。


图(5)正在从事课题研究的博士生们 图源:www.taopic.com


于是,荒岛上就出现了三个稀缺资源。第一个是权力,毕业的生杀予夺权。能不能离开荒岛,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学术思想变现为名和利,需要导师的点头。一般来说,大部分博士导师都是有声望有身份有素养的学者,只要完成份内的课题,几乎不会滥用权力。因为自己学生没法按期毕业也是挺丢脸的事情。但不排除某些学生不听话惹怒导师导致互撕的行为。


第二个是高水平论文,sci,cssci等。确切的说是高水平论文的署名权,以及位次权。因为对于学术杂志来说,并不关心成品论文是怎么完成的,是谁完成的。这样就存在实际作者和署名作者可以不是一个人的可能,这也使得论文的交易成为可能。毕业的刚需,加上可以“交易”,论文便成为了这个荒岛的“硬通货”,可以交换很多东西。有些研究团队出现了无论谁写的论文,都要先按年龄和资历做第一作者的惯例。这个做法的初衷是集中火力捧红师兄师姐,利用团队力量一个个送出孤岛。但这种熬资历大锅饭的做法,明显是平庸之恶对卓越优秀的剥削。做法很老套很机关很国企,但在北方某些高校的确存在。


第三个稀缺资源,就是有争议但是本文重点要提的,女生。在一个孤岛上,几年如一日的实验室、课题组和研究团队,几个男生,少有的几个女生。荒岛上的女人,自然就是稀缺资源。要知道读博士很不容易,年龄熬不起,需要付出巨大的机会成本,几年清苦的生活,大部分是苦行僧的模式。因此由于生理和心智结构所限,加上传统思想束缚,读到博士的女性很少。所以学术孤岛上的女性资源非常稀缺,稍微有点颜值的更加稀缺。即使颜值不高,同处一个实验室时间久了,由于对外界接触不多,审美观也可能会下移。


图(6)化学实验室里的女生 图源:第一财经


在这三种稀缺资源结构下,一些交易就很容易达成。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心智和生理特性的限制,女生做研究一般来说比较吃力(当然不排除一些特别优秀的女学者),发表优秀的论文难度相对较大。而另一方面,一些学术做得比较好的男生,往往活在自己的书山里,接触的女生比较少。或者长期以来钻研学术,缺乏正常的社会交往和感情生活,很容易被孤岛有颜值的女生吸引。于是在比较优势的禀赋结构下,男女爱情和学术成果的交易很容易达成。而且由于荒岛上极端的男女比例,女生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可以给自己的爱情更高的定价。喜欢的男生和优质的论文,鱼与熊掌当然可能同时拥有。


从单纯的经济学角度来看,从整个知识社会的福利来说,这样的交易并非没有效率(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女生满足男生的爱情需求或准需求(异性激励),男生有了足够的动力产出更多更优秀的学术成果。当然女生作为博士研究生肯定不可能对学术一无所知毫无成果,只是男生提供了更多的帮助。交易在边际上进行。


图(7)高更作品《无心工作》 图源:肉本葱


复旦女博士的问题出在违背了科斯定理和契约精神。科斯定理的核心思想是产权的明晰界定,而产权的界定首先就是排他权。从当前的证据来看,李敏博士的“交易”对象好像多了一点,但爱情又是排他的。五篇sci,换不回一个专一的爱情,男主角难免会歇斯底里的抓狂。


图(8)高更作品《雅各与天使格斗》 图源:肉本葱


问题更深层次的根源出在哪?是学术荒岛的女生资源太稀缺,还是女主角自身的爱情观太随意?根源恐怕出在他们对学术职业本身缺乏尊重,出在学术荒岛对sci论文的过度崇拜,出在人们把爱情过度物化和商品化,出在学术圈的荒岛化和利益化?很多问题其实很难说清楚,但让学术和爱情都回归纯净的本源,或许是大家比较一致的愿望。因为它们代表着人类理智和情感的两极,人类理性和感性审美的两个最高境界,最好不要玷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泽研究院(ID:wendao-thinkers),作者:赵建 教授,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13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