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王菊公开解去胸罩:要有穿衣自由,也要有不穿衣自由

王菊公开解去胸罩:要有穿衣自由,也要有不穿衣自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 陈麻薯,题图来自:东方IC


日前,从“创造101”爆火的王菊在微博上秀出自己不穿内衣的照片,呼吁“解放胸部,穿衣自由”,评论里粉丝大呼“slay”。她自出道以来就以“独立女性”的形象挑战了传统的女团市场,吸引了一票粉丝,很多女孩说“想活成她的样子。” 



而现实生活里的女孩要彻底解放自己的胸部,其实需要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也是重新面对自己的过程。


一 


解下胸罩可以很快,吐司几十秒就能隔着衣服完成单手解搭扣-袖口拉肩带-领口抽出胸罩的整个过程;但也可以是缓慢而持续的,她从去年开始尝试真空出街,到如今才真正感觉到自在。


开始是冬天,外面有层层叠叠的衣服,别人根本看不出什么,但吐司心里惦记着自己没穿胸罩,有时候下意识想遮挡一下;后来是穿宽松材质的单衣时发现激凸并不明显,索性也不穿了;再到夏天的时候穿浅色贴身T恤,看是肯定看得出来,但生活似乎也没有因为胸部轮廓发生什么变化,吐司也就听之任之,再不去多想。



刚开始时恰逢吐司学成回国,学了满脑子女性主义理论,但无论做什么事都还是有些不自信的畏缩。后来她入职了一家亚文化媒体,办公室的女性无一例外都是别人眼中的怪咖,她们都不太穿胸罩,不穿胸罩也远非她们做的最离经叛道的事。在这样的办公室每天待上八小时,吐司觉得或许自己也可以试试。


西西几年前在法国交换,人在欧洲格外想尝试新的穿衣风格,买了一堆清凉的吊带和抹胸衫,胸罩的肩带就显得尴尬了起来。当时西西租住在一个小别墅中的一间房间,楼上楼下住了不少欧洲女孩,她们日常不穿胸罩、假期全裸躺在裸体海滩晒太阳,对于暴露身体这件事出奇得坦荡。西西受到启发,为了自己新买的美丽衣服,把胸罩丢在了一边。


刚开始她还会贴个乳贴,但乳贴往往闷热不透气,还会有掉下来的风险,很快乳贴也被放弃。交换的时间结束后,西西回国照常念书、毕业、工作,几乎再也没穿过胸罩。


她是实打实的大胸妹,胸前是沉甸甸的E罩杯。不穿内衣时地铁公交上偶然也会遇到陌生人不正常的注视,有些是一眼接一眼的偷瞄,有些是不礼貌的凝视。西西发现的话会直接恶狠狠地瞪回去,对方一般也就收敛了。“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要他们知道自己这样子很下流、没有教养。”得益于她从小就自信满满的性格,决定不穿胸罩以后她没有过任何的自我怀疑。


西西回忆起在欧洲的时候,真空上阵几乎完全不会收获什么奇怪眼神,回来以后才有这些小的不愉快。但因为人在大城市,所以这种情况也不是太常发生。“其实大部分人都不会太关注一个陌生女人有没有穿胸罩,本来这也不关他们的事儿,你说是吧?”


二 


西西和吐司都觉得,陌生人的侧目不至于造成什么特别大的困扰,她们很笃定自己的身体只由自己做主。但最亲近的人如果发表意见,她们又都很难置若罔闻。


吐司的妈妈每每看到吐司不穿胸罩就如临大敌。她没有什么讲道理的兴趣,只是愤怒地觉得这样“影响不好”、“难看伐?”,其实临时穿一下应付妈妈也不困难,但吐司莫名其妙倔了起来,就是不肯做这种表面功夫。妈妈平时对她一向非常支持,思想也算开明。吐司希望妈妈这次也能接受到一些更新的东西。


她并非不能理解妈妈。妈妈小时候家里贫苦,发育期胸部又长得过分丰满,那时她为自己的性征羞耻,总想要有一件真正的胸罩,却因为家境只能穿绷得紧紧的棉布背心。直到上了大学,妈妈才如愿以偿地穿上胸罩。胸罩在她眼里,代表文明、现代、衣能蔽体的体面。结果女儿大了,不穿胸罩倒成了前卫。女儿还整天讲些“女性身体自主”“不在乎他人眼光”的之乎者也,简直是歪门邪道。


吐司和同事聊起来,发现大家的主要压力都来自妈妈。有同事的妈妈直接斥之为“不要脸”。她们想不通,女性为何会对自己女儿的身体这么恐惧。“又不是真的裸奔,不过是被人看到一点胸部轮廓而已嘛。既然露腰露腿低胸都可以接受,乳头的轮廓又有什么可怕?谁没有乳头?”但这番道理拿去和妈妈讲,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西西家里倒是很支持,有意思的是,她获得的支持主要来自父亲。她和母亲关系疏离,是那个开明细心的父亲陪她度过整个成长阶段,也包括青春期的种种。自发育起,西西的所有胸罩都是父亲帮她买的。直到有天开始,西西让父亲不必再买,双方心照不宣地接受了这件事。父亲有时候会让她“在家好歹穿一下嘛”,西西推脱说懒,父亲也就不追究。“其实只要接受了这件事,根本也没什么尴尬的”。


但西西的丈夫会提出不满。他强烈反对西西真空出街,其实也说不出什么具体的道理,只是觉得被别人看到很不好。西西知道观念难以调和,和丈夫商讨了折中的解决方法,出门会用创可贴贴个十字防止激凸。其实有时候也会遮掩不了,但因为是商讨决定的,丈夫也不好说什么。现在西西去往另一个城市工作,和丈夫两地分居,拥有的自由度又大了一些。


三 


西西不穿胸罩是经过权衡的。其实不穿也会有不穿的问题,因为胸大,她需要跑跳和上下楼梯时胸部的晃动都会引起疼痛,好在这种时刻并不算太多,而不穿的好处对她来说更重要一些。


主要是省钱和方便。国内稍好一些的女性内衣就价值不菲,也因为胸大,她能够挑选的款式和品牌也有限,每天穿脱都要费不少工夫拨来拨去,钢圈压住肋骨,工作一天以后几乎气都喘不过来。省去穿内衣的时间,她早上都能多睡五分钟。


说到买内衣,吐司情绪激动起来。她对国内的内衣销售行业意见很大。她胸型本身有些外扩,显得平扁,这本来是很正常的胸型,但国内的内衣导购常常把这说成必须矫正的问题。还要啧啧有声:“早该这么穿,不然也不至于现在外扩。”而且无论怎么重申自己不需要挤胸、不需要乳沟、只想要穿舒适的内衣,导购都会把她的胸塞进码数不对的胸罩,非要看到胸前有所起伏才肯罢休。她前不久找了受过专业训练的导购帮忙量尺寸,得知自己应该穿C罩杯,而在此之前的好多年,她都被强行塞在A罩杯里。



“绝大多数的中国女性根本没有穿对过内衣”,吐司很无奈。比如她的妈妈本该穿E,但因为亚洲的内衣很少做到这个尺寸,所以这么多年都要委屈在C罩杯里,她也一直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尺寸。另一方面,国内对于女性胸部的审美非常狭隘,大众认知里女性的胸部就应该是圆润饱满中间有沟的,内衣的穿着效果也统一朝这个方向靠,尽管女性本来的胸部千差万别。


“这太荒谬了,我不穿内衣、露出胸部轮廓被认为是伤风败俗,但几乎所有内衣导购的目标都是让我的胸部看起来更色情。”为了和这种她眼里的“糟糕审美”做对抗,她更加坚持地不穿胸罩。有时候会被朋友好心问起,这样会不会下垂或外扩?为了找到合理性,她专门查阅了许多资料。


“其实现在没有任何一种研究证实不穿胸罩会下垂或者外扩,我穿了这么多年a罩杯胸部也没有变得聚拢呀。”她调侃道,“下垂是随着年龄增长和地心引力必然会发生的,而且下垂和外扩本身都是自然的胸型,而不是问题。”比起把自己的胸部变成大众审美中的“好胸部”,她更希望大众能了解到,女性的胸部本来就有大有小有圆有扁。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胸部模板。


四 


吐司和西西都提到一种叫做“bralette”的内衣,其实就是轻薄无钢圈的法式内衣。她们都很喜欢这种内衣穿着没有负担,款式往往也更精致。有时候为了搭配,也会穿在外衣里面。


这种内衣基本上不防凸点,当然也没有任何聚拢效果。小胸部不会被衬托得更大,大胸部不会被箍得更挺拔。常见的搭配里,肩带和内衣罩杯上的蕾丝都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更像是一件“穿在里面的衣服”,而非承担许多欲说还休功能的“胸罩”。


相应的数据是,在内衣市场上,这种轻薄内衣的销售额连年上升,带着厚厚垫子和好几排搭扣的所谓“塑身内衣”卖得越来越不好。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更关注自己的健康和舒适,而非迎合男权世界里标准狭隘的“性感”。



吐司这一年里做了不少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她把头发剃成圆寸,脸上偏偏喜欢红唇和浓妆,大部分时候都不穿内衣,有时候走在路上被别人多看两眼,她都不知道是因为身上哪个元素辣到别人的眼睛。


“我感觉自从不穿内衣以后,好像做点什么别的出格的事儿也很顺理成章。”吐司笑笑说,“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吧,我自己知道我的本质并没有变坏,也没有变得极端。我只是比以前更勇敢了一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 陈麻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2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