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同事合租防“翻车”指南

同事合租防“翻车”指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洛晴,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学生时代一直盼望着能早点成为一个社会人,因为这时交友的契机会更多,能和各种各样的人相结识,但是进入公司之后才发现,能够认识的不过是身边的同事而已。”


日本学者稻泉连新书《工作漂流》中的这段描述,直指现代都市人逐渐变成社交“孤岛”的事实。而在中国的一线大都市里,“孤岛”们面对高企的房价,有时不得不迅速跨越互相熟识、了解的破冰阶段,成为抱团取暖的合租室友。


然而,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芋圆最近有点烦。


自己所在的公司新媒体部要拆分成文字编辑和视频直播两个两个小组,谋变之际,人心惶惶。已经坚定了去向选择的小伙伴纷纷“先下手为强”努力争取,芋圆仍举棋不定。


文字编辑组的工作已然驾轻就熟,唯独缺了份新鲜感;视频直播组则属于新鲜领域,但几乎没有经验和范例可循,是机遇却也充满挑战。芋圆趁着休息约闺蜜吃饭,经过一番冷静客观的分析,结论是:既然两个选择本就各有利弊,不如愉快地做一个“佛系少年”,服从组织安排。


“宁宁姐,你今天没出门呀。”心情豁然开朗的芋圆回来住处,见室友的房间开着门,便愉快地和对方打招呼。张宁宁是芋圆的室友兼同事,因着年长自己几岁,芋圆亲切地称她为“宁宁姐”。


张宁宁从房间里往外探了探头,算是打过招呼,第一句话问的却是“芋圆你怎么打算呀?想去哪个组?”芋圆还沉浸在自己豁然开朗的情绪里,随口说,“我都行,听天由命呗。”张宁宁的下一句话却让芋圆心里一沉,她说,“倒是你们这些不在乎的,最后都有好去处。”


用芋圆自己的话说,她好像一下子明白了网上说的那种,和同事做室友的尴尬之处。“我现在这样跟你复述这句话,你可能觉得没什么。但当下她那个语气,仿佛潜台词是,我已经十拿九稳去到她觉得更好的那个组,但是我故意不说。”



这是和张宁宁成为室友三年多以来,芋圆第一次对网络上那些“同事千万不能做室友”的吐槽贴感同身受。


芋圆人生的前22年几乎都生活在江浙,大学实习时到了北京,没想到阴差阳错地成了“北漂”。实习的时候芋圆借住在亲戚家里,但正式工作以后“搬出来自己住”的意愿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一方面是不好一直麻烦人家,另外借住多少有点寄人篱下嘛。”


面对帝都租房市场高昂的房租,芋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这座城市鲜有知根知底的同学、朋友能和自己“抱团取暖”。微信上“租房”分组里的联系人暴增,看到的房源却不是距离公司远就是小区安全系数差,总是难以令芋圆称心如意。


张宁宁就是在这个时候向芋圆发出了合租邀请。房子距离公司只有两站地铁、价钱合适、配套设施也不错。芋圆在心里感叹老话说得好,自己在租房市场“踏破铁鞋”之时,“理想之屋”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


虽说成为了同住屋檐下的室友,但因为公司“上二休二”的工作制度,两人碰面的时间亦不算多。“偶然遇到同时在家的日子,两人也会聚在一起做顿饭,吐槽或是八卦下办公室里小A小B如何。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芋圆和张宁宁的相处和普通合租室友别无二致。




“她们真的该感谢轮班的工作制度,像我们这种‘天天见'的,真的很容易翻车。”乔乔听完芋圆的困扰,反而很羡慕她遇到的不过是偶发事件。她和室友馨瑜不仅同公司、同部门,而且是那种“朝九晚六天天见”的工作性质。


从理性分析的角度来看,馨瑜和乔乔两个人作息时间上一个早起一个晚睡;性格上一个外向一个内敛;爱好上则一个是热衷现实社交的social girl,一个则是沉迷网络的追星女孩,绝对算得上是可以完美保持各自独立空间的最佳室友组合。但作为同事兼室友,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归根到底一句话,我们之间存在利益冲突。”这是乔乔作出的总结性发言。而乔乔承认,很多时候在两人之间,她是得到的比较多的那一方。


乔乔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去年夏天。那会儿部门刚好有个出差机会,在被选中出差的几个人中,乔乔是年资最短的一个。部门会议上,领导公布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乔乔敏锐地感受到馨瑜脸上闪过一丝不开心。那天乔乔和馨瑜是一起回的家,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气氛一度有些尴尬。沉默许久后馨瑜问乔乔“为什么选你出差而不选我呢?”乔乔回忆起那个瞬间,至今还记忆犹新,她努力在脑海里搜索合适的词句,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要不你直接去问问决定的人吧。”



“其实这个答案特别糟糕,但我这样一个身份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乔乔做了个人物分析,将那一刻的自己分解为两个部分:“馨瑜的室友”和“与馨瑜呈竞争关系的同事”。作为室友,乔乔大可以“盟友”的身份与馨瑜同仇敌忾似地吐槽领导选人不公,或是竞争对手心机深重。而作为竞争者,“我大概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个问题了,毕竟馨瑜不会傻到为了这种事情去和竞争对手正面刚吧。”乔乔说。




现代人生活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中,又在各自独立的关系架构中扮演着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同事做室友,你随时有可能作为不同角色的特性展现在同一个人面前。


“这就像是你在微博上放飞自我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被同事关注了一样。”有句话说“把微博账号告诉同事等同于对一个人的公开处刑”,这是和乔乔之间“同事兼室友”的关系,给馨瑜带来的最大困扰。


这个问题在两人刚刚成为室友,也是刚刚入职现在这家公司的时候最为凸显。


和大多数应届毕业生初入职场时一样,工作中的馨瑜谨慎认真、努力上进,为了塑造作为一个职场新人的良好形象,还专门按照“职场穿搭指南”之类帖文的建议打扮自己。


而八小时之外,馨瑜有个不算特别有普适性的业余爱好——去夜店。“我确实是会去蹦迪的那一类,但真的就是跟着音乐蹦一蹦,我是觉得那个时候可以什么都不想,特别舒压。”去到这种场合,稍显大胆的穿衣风格和浓艳精致的妆容无可厚非,“毕竟直接穿职业装进去可能会被当作怪物。”


而室友兼同事的关系,让乔乔成了办公室里唯一见过馨瑜“另一面”的人。但因为乔乔和馨瑜两人一直并没有过问对方私生活的习惯,很长一段时间内馨瑜对此并不在意。


直到一次同事聚餐,馨瑜因为当天有别的约而需要提前离开。她正在连声跟同事们说抱歉的时候,感觉身边的乔乔用眼光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妆容,缓缓开口说了一句“又是夜店有约吗?早点回来哦。”一石激起千层浪,有听到这句话的同事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哇哦”一声,馨瑜扔下一句“没有没有”就赶忙退了场。



许是自知失言,第二天乔乔私下和馨瑜道了歉,说自己“考虑不周”。“我宁愿相信她真的是无心的,毕竟当时我们俩已经做室友快一年了,她想告诉别人的话,早可以说了。”不过,为了避免同样的尴尬,馨瑜此后跟乔乔约定,在办公室里尽量不讨论家里的事。



9月,又到了租房市场活跃期,房租溢价、工作变动、毕业升学……无数的原因让人们搬离熟悉的环境和人,在偌大的租房市场里寻求重新排列组合。当然,事情的转折在很多时候就发生在最后的一线之间。


乔乔和馨瑜的房东在坚持涨价一个月后忽然松了口,那条“原价续租你们确定不搬吗?”发来的时候,两人在相邻的房间里几乎同时惊声尖叫,然后瞬间欣欣然接受了房东的提议,一口气把两人的“室友缘”延长了两年。


原本因为房东涨租而各自进行的看房进程戛然而止,乔乔和馨瑜都坦言“松了一口气”。关于“是否会建议他人选择同事做室友”的问题,两人都曾斩钉截铁地给过否定的答案。不过,他们也都默契地乐于接纳现状,“毕竟从找房到搬家,还要和新室友重新磨合,这个过程金钱和精力的成本都太高了。”



现在的乔乔和馨瑜把那个“办公室不谈家事”的约定升级,也尽量避免把公事带回家里讨论。“这样比较容易给彼此留出独立空间。”馨瑜说。


至于芋圆,那次忽然的工作调整,以她和宁宁姐分配到不同的组别宣告结束,也算是各得其所。两组之间保持“各自独立、互相合作、组内竞争”的关系,两人的作息时间因为工作内容不同而再次岔开,重新回到“难得见面”的状态。


于是,张宁宁之于芋圆,也重新变回那个“第一个抛出橄榄枝”的好姐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洛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