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一夜薅走700万的羊毛党们

一夜薅走700万的羊毛党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作者:边条,插画:Lynn,题图来自:东方IC


双十一将至,微博上却因一则占商家小便宜的事炸开了锅。


据网友爆料,天猫某水果店因操作失误,原本26元4500克的脐橙标成4500斤,被B站UP主路人A-带领上万粉丝狂刷订单,一夜之间损失700多万。


店家只是两个普通果农,自然无法承受。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发布公告,恳请买家手下留情,申请退款即可,千万不要投诉。



然而,下单买家想要的压根不是这4500斤橙子。


他们知道,损失如此巨大,买家肯定不会发货。他们想要的,是赔偿金。


根据天猫规则,下单后却不发货,可以投诉店家虚假宣传,赔付成交额30%的保证金。成功拿到432元赔偿金后,路人A-在群内发布截图,鼓动粉丝去投诉。



结果,这家营业多年的小店被扣光信用分数和保证金,原地倒闭。


你也许以为,这只是个别现象,但其实他们同属一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羊毛党。


1 什么是羊毛党


想了解羊毛党,先得知道什么叫薅羊毛。


薅羊毛一说,最早来自于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宋丹丹饰演的白云大妈,在工作之余拔点羊身上的毛织毛衣,这一行为被戏称为“薅社会主义羊毛”,从而有了“薅羊毛”的说法。


“薅羊毛”当时只是作为笑谈,但谁也没想到十多年后,薅羊毛会成为一种职业


薅羊毛,说白了就是占小便宜。


而羊毛党,便是一群专门利用互联网商家规则漏洞和优惠占小便宜的人。上至P2P平台的注册返现金,下至淘宝店铺满减折惠券,都是他们的目标。


在我们印象中,爱薅羊毛的大多是白云这样,没钱但有时间的大爷大妈,平时排队去超市买买打折鸡蛋,或在花展上趁人不备搬两盆花回家,闹不起多大风波。



但真实世界的羊毛党,是个远比我们想象中数量庞大、组织严密的群体。


有人估计,全国专业羊毛党在40万人左右,掌握了1亿多个活跃手机号码。


羊毛党的中坚力量是熟练掌握互联网的“80、90后”,其中不少都是大学生、家庭主妇,主要分布在沿海大城市,网络上也有名目众多的羊毛党贴吧、论坛存在。


虽然名目不同,但这些都是羊毛党聚集地


数量庞大的羊毛党,主要可以分为三类流派。


最赚钱的一类是刷子。


刷子们热爱单打独斗,擅长高新科技。他们通常拥有大量身份信息、手机号、虚拟银行卡,可以通过机器自动寻找优惠信息、下单,属于大工业化薅羊毛。


刷子不仅抢单比其他羊毛党快,而且还省事,一个项目就能赚到数万块。



但由于刷子的技术门槛高,在羊毛党中并不算主流。


没办法用科技改变人生的羊毛党们,选择抱团取暖,走人海战术流。


这第二类羊毛党通常聚集于QQ群中,由羊头(也叫团长)带领。


羊头一般由消息最灵通者担任。为了搜集最新最快的羊毛,他们会用软件在电商平台上自动监测优惠信息,或者去薅羊毛网这种信息集散地,甚至不惜潜伏到其他羊毛党群中,为此花费巨大的时间、精力。


薅羊毛已经成为产业,甚至有专门网站介绍这类信息


为了防止信息干扰,羊毛党群通常全体禁言,只有羊头才能发言。


一旦发现新羊毛,羊毛就会将其丢进群里,并用“干就完事了”“必撸”之类的煽动性话语,号召群里羊毛党尽快“上车”。


群内全员禁言,唯有群主能说话


从优惠讯息入群的那刻起,羊毛党的运作就已经开始。


在羊头的带领下,群内数以千记的羊毛党们,如蝗虫般疯狂涌向商家,把或因搞活动,或因失误而提供的优惠产品买个彻底,之后再转移到下个战场。


而在整个羊毛党群中,最辛苦的自然是羊头。


羊头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想带兄弟们一起发财吗?


当然不是。其实在整个羊毛党群中,最赚钱的也是羊头。他们赚钱的方式,通常以接互联网公司的推广活动为主。


在前几年互联网创业热潮阶段,用户数量代表一切,各家公司都需要用户量来证明自己,向投资人拿更多的钱。这时羊头就派上了用场,手下十个群,随时可以拉出三五万壮丁来充门面。


没群的就只能去贴吧之类的地方拉人头了


创业公司刷了数据,羊头拿到了推广费用,羊毛党薅了羊毛,可谓皆大欢喜。


随着羊毛党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教别人薅羊毛成为第三种类别。


本次涉事的UP主路人A-,就靠着传授薅羊毛经验,在B站圈粉50多万。在这个流量就是金钱的时代,50万关注量能带来多少收益,不言而喻(最新消息,已被B站封号)


事发后该账号已经被B站封号处理


虽然羊毛党门派不同,他们却有套成体系的黑话,交流起来如摩斯电码,隐秘且通畅。


  • 羊毛:各种优惠活动信息;

  • 砍单:平台发现薅羊毛行为后的止损措施;

  • 上车:参与各种优惠活动,因价格设置错误导致的薅羊毛则被称为“上BUG车”;

  • 下车:通过投诉,成功从商家拿到赔偿金;

  • 神车、豪车:超级划算的订单,有时一单能撸三四百块钱。


在他们的世界观中,薅羊毛天经地义,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能用多余时间赚钱,是人生大智慧的体现。其他人抨击羊毛党,无非是看羊毛党占便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靠着高科技、严密的组织以及最迅速的羊毛讯息,羊毛党在这个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占足了便宜。


羊毛党是爽了,但在这种有组织的羊毛党身后,留下的却是一片狼藉。


2 羊毛党之恶


羊毛党的诞生,跟2012年兴起的P2P热潮有关。


对于羊毛党来说,那是个黄金时代。刚成立的P2P公司,为了招徕用户投资理财,附送各种优惠,注册就能送50元,投资再给你送50元,简直就是白送钱。


在此之前,薅羊毛只是个体行为,但随着越来越多人涌入,全职羊毛党这一职业出现了。


诞生后很长一段时间,羊毛党都处于地下阶段。不少人可能隐隐听过这个名字,但并不知道这其中有多暴利,也不知道他们都是群什么样的人。


真正让羊毛党为大众知晓的,是今年初的拼多多薅羊毛事件。


2019年1月20日凌晨一点左右,拼多多上一个BUG被羊毛党发现。通过这个BUG,用户可以无限领取无门槛100元券。一夜之间,无数羊毛党涌入,通过充话费、Q币之类的形式进行转移。


“辛劳”的羊毛党,凌晨赶着撸话费


拼多多官方给出的损失数字是几千万元,虽然肉疼,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大公司面对羊毛党,也采取了不少反制措施,比如我们常见的短信验证码就是其中之一。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羊毛党也找到了众多方法钻空子。


大公司和羊毛党,就像杀毒软件和病毒,羊毛党对付大公司颇有斗天斗地的快乐。


福建某羊毛党甚至使用伯克利大学的数据模型,将机器的验证码识别能力提高了2000倍,羊毛党绝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乌合之众,厉害的大有人在


所以,不少羊毛党有种罗宾汉式侠义精神,觉得自己干的有里有面儿有准则,只薅大资本家,不动小店一针一线。这属于羊毛党的主流思想,薅光资本家不纳粮。


有人表示自己很有原则,只薅天猫和京东的羊毛


对待大资本家,羊毛党还是相当无情的


但是羊毛党中也有极其不上道的,实行“三光政策”,薅光、扎光、抢光,连小淘宝店也不放过。


会出现一些极端案例,这两天被羊毛党薅破产的水果店绝不是孤例。


据微博网友爆料,光这个名为路人A-的UP主,就已搞破产过很多淘宝店。



就在这件事曝出前两天,他刚刚薅倒一家名为意大狐的鞋店。


这家店同样是因为操作失误,被羊毛党拍了400多万元的单子。在公告中,店主讲述自己双亲重病,好不容易靠借钱开了淘宝店维持生计的经历。然而,它还是没有逃过倒闭的命运。


这些羊毛党,每人能从中赚到的也不过几百块而已。



事件发生后,羊毛党内部发生了意识形态之争。有不少良心发现的羊毛党在贴吧发帖,号召大家退款。毕竟都是小本经营,薅点羊毛可以,总不能把羊都给杀了吧。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体谅他人。


面对贴吧内的同情言论,剩下一批死硬羊毛党展开了反驳。


反驳观点一:店家有原罪。


有羊毛党则认为自己凭实力钻的空子,凭什么要退款。反倒是店家接单之后不发货,属于非诚信经营,活该倒闭。



还有的觉得这就是店家提升排名的计谋,通过设置超低价来引流。


但你见过谁家引流,把自己店引倒闭的吗?


反驳观点二:对此毫无感觉。


面对店家倒闭的现实,部分羊毛党不仅毫不羞愧,反而颇为得意。仿佛这不是毁人生计的恶行,而是值得夸耀的某种光荣事迹。



反驳观点三:弱肉强食天经地义。


这部分羊毛党信仰达尔文主义,将弱肉强食视为社会公理。既然买家失误,那就应该承担所有后果,哪怕被人薅到破产,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件事反映了,羊毛党内部意识形态冲突一直就有,但绝大多数还是能留点底线。


从这次退款也可以看出,80%选择退款,剩下20%坚决不退,两者冲突达到了顶峰。


3 从消费降级到行为降级


那为什么选择成为羊毛党呢?


如果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孤例,我们大可不必分析原因。但如果它成为群体活动,并且有极端现象出现,背后一定体现着某种相对应的社会思潮和一些板块的变动。


前几年,所有人都在说着消费升级,那好像是一个资本狂奔的年代。资本在大规模撒钱,所有人都梦想成为预备中产阶级,为格调愿意付出超越生活水平的溢价。


现实总是教育人们最好的老师。后来,消费升级的春梦破了,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五环以外的下沉市场,消费降级成为共识。


当有人还在戏谑用拼多多是向生活低头的开始,有的人已经开始薅生活的羊毛。


消费降级带来了行为降级。


有人以为那羊毛党肯定是个大产业,但事实上只有掌握资源的羊头、刷子们能赚到钱,剩下绝大多数的羊毛党是沉默的、灰色的。


他们是为了点蝇头小利,愿意每天浪费几小时,不断刷最新优惠信息;


他们是愿意一遍遍点击链接,和数千羊毛党、外挂机器一起,抢夺数十张优惠券;


更不要说付出的道德成本了(当然,也有人觉得道德成本不值一毛钱)


比如说薅了羊毛,还要发视频炫耀


消费降级时代谁都想过冬,有人选择节衣缩食,更加辛勤地劳动,正如那些小本经营的淘宝店家。如果你们看看他们的资料,他们很多是自己种水果,自己经营微店,自己发货的;


但也有人选择薅别人的羊毛给自己做一件棉袄,甚至把羊杀了放大锅里煮了,一滴汤都不剩。


他们觉得世界是残酷的,丛林主义,弱肉强食天经地义。这种想法让人感觉到无奈和困顿,你很难跟丛林主义者讲人本主义,讲以德服人,讲世界不仅仅只有零和游戏和血筹定律。


我只想起《无间道2》开头那一幕,黄秋生说的那句话: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做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做人不应该是这样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作者:边条,插画:Lynn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63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