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12年后,流量粉丝都像杨丽娟

12年后,流量粉丝都像杨丽娟

本文来自“毒眸(微信公众号ID:youhaoxifilm)”,作者:何润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杨丽娟上热搜了。


如果你对中文世界的舆情多少有些关注,那么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十二年前,这个刘德华粉丝不仅自己辍学追星,还将自己的父母拖下了水——杨父先是试图卖肾帮女儿赴港追星,而后因为刘德华没有满足女儿单独见面的要求跳海自杀,留下遗书大骂刘德华。



这场闹剧在十二年后终于有了一个体面收场:杨丽娟到黄河边祭拜逝去的父亲,已经四十一岁的她对鲁豫说,如果有来生不会再那样追星。父亲已逝,现在能做的是让母亲过得更舒适一点。


除了唏嘘,当我们再次回顾这件事时,会发现杨丽娟这个样本突然多了一重含义:作为国内粉丝圈的一个初代坐标,她当年具有唯一性的疯狂,在今时今日已经成为一种日常。


彼时的杨丽娟有这么几种特质:对偶像痴狂、情感偏执、甚至企图控制对方。根据南方周末的那篇《你不会懂得我伤悲——杨丽娟事件观察》,她跟各路记者描述自己与刘德华的“缘分”时会强调梦的戏剧感,比如刘德华走到她的身边,对她说,“你都已经跑过我了,还跑什么”;她走进一间黑房子,里面放着一盘磁带,上面写着:你是我的女人。


杨丽娟再谈当年


这些特点在当今饭圈看来其实并不少见,比如LOFTER和微博上就有大量粉丝撰写的以“我”为主题的臆想文章,俗称小作文。而粉丝下场抗议经纪公司也屡见不鲜,控制权到底在粉群还是公司,这恐怕还没有一个明确答案。


但跟杨丽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不同,现在的饭圈操作更灵巧也更隐蔽。他们会臆想自己的偶像,但基本圈地自萌;他们会对明星和经纪公司施压,但通常是以站子或者共同体的身份进行,不会单枪匹马;当外界质疑他们不理智时,原本四散的粉群甚至会再次以共同体的身份对抗公众。相关文章可参考毒眸之前的《蔡徐坤粉丝一腔孤勇,新浪微博一场“阳谋”》。


蔡徐坤粉丝团的“30天安利蔡徐坤”行动


最近微博上“被粉丝支配的周震南”热搜就是一次典型的案例:粉丝在《超新星运动会》通过呼喊“控场”,让他发微博、过来和粉丝玩一玩。这种事放到杨丽娟当年简直不可想象。



当然,比杨丽娟聪明的是,当代粉丝们这种“控制”大部分时候是善意和双赢的,因此偶像们也听得进去。比如早些时候在UNINE搬家(指把刚出道的明星从微博新星榜/练习生榜搬到各分区榜单)的时候,粉丝一边自己集资也一边要求成员们发带“遇见美好”标签的微博,因为后者可以增加相应分值、提高排名。


带来这种星粉关系变化的是互联网:粉丝们在社交网络上联结,进而机会形成话语同盟。而互联网带来的造星模式的变化也供应了大批量的偶像明星,让艺人真正实现了产品化。


根据艾漫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价值蹿升男艺人榜”,除了当红的演员沈腾、吴京和罗晋等,偶像出身的尤长靖、王子异、小鬼也都名列前10。36Kr研究院也指出,“购买明星代言的产品”是粉丝在追星方面最普遍的消费选择。因此,作为消费主体的后者自然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这种变化甚至迁移到了传统艺人的身上,比如前段时间杨幂的粉丝在线下活动时就举牌抗议嘉行传媒,让嘉行不要再给杨幂接没有太多内涵的青春剧集。陈伟霆的粉丝则更早“发难”——他们因为觉得微商代言不够高级,集体换上“立即毁约”的头像抗议,经纪人霍汶希不得不出面澄清他目前不会跟微商合作。


话语权变化的背后,是粉丝在逐渐“群落化”。


形成群体的好处是让粉丝的爱恋形成合力,一定程度上可以梦想成真,比如能享受到偶像们一对多的感情反馈。但这种群体化也有负面的一面:可能带来集体性的疯狂。


现在的“追星”已经至少拥有了两种不理性的面相:前者以爱之名,试图越过经纪公司、明星本人的真实意志操控他们;后者乐于审丑,喜欢追着明星的负面新闻留下不负责任的评价。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蕴藏着一种集体性的疯狂。就像《福柯十讲》里说的那样:疯癫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文化的产物。上述两种行为正脱胎于当代产品式的“追星”文化。


在杨丽娟钟情刘德华的那个年代,明星至少保留了一部分自己作为独立人的人格,四大天王各有所长、表演风格迥异,因此她的疯狂是触犯人性的,自然被主流厌弃;但现下,明星已经被“非人化”了,他们是打造人设的“完美产品”,连后台私生活都可以转变到前台观赏,连带产生了这些“追星”异质性的疯狂。


就像福柯在《古典时代疯狂史》里陈述的那样,疯狂在不同时期会展现出不同的面貌,这点移植到流行文化里依然通用:在上一个追星时代,疯狂是个体对个体的迷恋,现在则是群体对个体的“操控”。十二年前,刘德华的粉丝会试图让他染自己喜欢的发色吗?会严格地管控他一切的社交生活吗?会干预他的经纪事务吗?


但就在现在,偶像讨好自己的站姐是正常,明星被粉丝撵走数个经纪人是正常,媒体畏惧粉丝的人肉暴力也是正常。今年夏天因为《亲爱的,热爱的》走红的李现,吸引了一批私生饭,后者在片场等不到他露面时,甚至会在他去洗手间时骂他“垃圾”,提醒他粉丝做的事不要忘记:“50万芭莎(电子刊)谁买的?”


李现发文喊话私生饭


当代“追星”,杨丽娟绝对不是最疯狂的那个人。她伤己多于伤人,她袒露而无不轨,她是一个笨拙且刚硬的苦情单恋者。说来心酸,她提出的要求不过是单独见一次刘德华并拿到签名。但很有意思,这么多年过去了,提到疯狂,她还是那个不动的坐标。随着时代变迁,我们或许早就应该更新这个坐标系了。


在鲁豫的采访里,初代粉丝杨丽娟被问了很多问题,但唯独没被问到:作为上一个时代的狂热代表,她如何看待现在粉丝的疯狂?



这或许是鲁豫不想触碰她内心的伤口,但已经与世隔绝的杨丽娟可能也无法明白,为何从前只是想见一面都被刻画成疯狂,如今参与明星的生活都已经变得“稀松平常”?那些卷入明星生活的私生饭们为什么从没有像她一样受到媒体“过曝”的待遇?


16岁那年,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墙壁上有张画,画像上的人是刘德华,旁边写了两行字“你特别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这个梦成为她疯狂爱恋的开始。如今看来,这个梦对于粉丝而言,其实再普通不过。杨丽娟实在是早生了十二年。


而她得不到的那些与甜蜜梦境相关的“感应”,无数粉丝们正在快速获得——并且,从未有人觉得他们不正常。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5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