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现在的国产片,不说西南方言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现在的国产片,不说西南方言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本文来自“枪稿(微信公众号ID:QiangGaooooo)”,作者:李不言,题图:电影《受益人》剧照


重庆那高高低低的山城质感,成就了《少年的你》,成都的温柔和享乐,则是罩在《前任3》上的包装壳,至于毕赣的贵州、曹保平的云南,都成了国产片的新地标。而紧随《少年的你》的《受益人》,又再度找回了《疯狂石头》的重油重辣。


云贵川渝这片秘境及其别具风味的方言,是今天中国电影的新时尚。


1


《受益人》里让我印象最深的台词,是张子贤扇了大鹏一耳光后说的“我日你妈哟,叛徒”,嗬,有重庆味儿了。


是的,我们重庆人平时说话就是这么礼貌得体。可要是你非要胡搅蛮缠说我们重庆人说话凶巴巴,那我们就得据理力争一下了:“凶锤子凶,我日妈我们重庆的说话哪里凶了嘛,喊你龟儿打胡乱说,老子一杆杆夺(戳)死你狗日的。”


踢死你个龟儿子!


小时候看电视,还时常能看到由本土方言演绎的影视剧,《山城棒棒军》《傻儿师长》《雾都夜话》什么的,后来不知道啥时候起,这些作品全都后继无人了。但这两年的新情况是,我在影院里能看到的说重庆话/四川话/贵州话/云南话的电影反倒多了起来。


而重庆话、四川话、贵州话和云南话,统称就叫作“西南官话”,就像黑龙江话、吉林话和辽宁话合组了“东北话”一样。


西南孩子们的童年记忆《山城棒棒军》,讲述了农民工们的故事


在国内影视里,北京话算是方言剧的中流砥柱,以王朔冯小刚为代表的一批侃爷,贡献了八九十年代最重要的一批京味影视。随后走红的是东北话,赵本山范伟们的电视剧和晚会小品,成功把东北话变成了全中国最具传染性的非杀伤性武器。


北京话和东北话都是北方方言,即官话语系,这个语系在全国使用人口超过了7亿。其中,又有约2.7亿人使用西南官话,主要分布在包括四川、重庆、贵州、云南、湖北、广西、湖南、陕西、江西在内的9个省份。与吴语、闽语、粤语这些纯“方言”相比,“官话”当然有优势,听得懂普通话,基本就听得懂西南方言。


而且,西南官话又有突出的统一性和辨识度。比如我在外地一说家乡话就经常被人认出来:“哟,你是四川的哈?”然后我就很礼貌得体地解释:“其实,我是重庆滴。”“哦,有什么区别吗?“没区别个锤......对头(没错),对头,没区别,没区别……”


1988年电影《顽主》中葛大爷说的“甭”便是北京话常用词


2


2002年,《寻枪》问世,陆川和姜文就把贵州话带进了全国观众的视野。之后,宁浩的《疯狂的石头》让重庆土地上这门关于锤子、老子与龟儿的艺术发扬光大。比如说黄渤的那句“班尼路,牌子货”——啊,不好意思,比如错了——应该是王迅车灯被撞之后的那句“狗日的,高科技欸,无人驾驶……开不来不要开嘛,狗日瓜娃子”。


随后这种态势不降反增,爆款片《让子弹飞》专门发行了川话版,单是这一版的票房就过了亿。之前没有在《疯狂的石头》里说成四川话的黄渤,管虎用一部《杀生》让他过足了瘾。


三年前的《火锅英雄》和如今的《受益人》,继续挖掘着重庆话的潜力,我至今都对《火锅英雄》里七哥说的那句“敢抢老子的钱,给老子弄残废”记忆犹新。毕竟,像他这样斯文说话的重庆人已经不多了。


而在贵州,毕赣用贵州话演奏着他的凯里blues,饶晓志则塑造了两个“要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的憨贼;再看云南,曹保平用《光荣的愤怒》《追凶者也》完成了对这片边陲之地的探索,让我一口气学会了“憨包、憨狗、土贼、乱匹麻麻、鸡枞”等一系列高级词汇。


2006年电影《光荣的愤怒》中的云南话听起来也是既生猛又不乏幽默感


普通话总是让我们联想到春晚、奥运、新闻联播,不得不正襟危坐。而方言在银幕上出现,则有效建立了一种松弛和亲近,使我们能快速进入一个陌生新奇但有烟火气的生活中去。


方言电影大行其道,其实代表的是观众对于普通话、对于字正腔圆、对于官方的逆反。


3


纵观这些年采用西南官话的电影,不难发现,它们要么是犯罪片,要么是喜剧片,要么就是犯罪喜剧片,反正跟犯罪和喜剧的关系撇不干净。独有毕赣独树一帜,用西南方言拍出了销魂蚀骨的文艺片。


出现这样的结果,跟西南的地理、人文密切相关。云贵川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多数都是一片容易被人忽略的土地。相比于中原和沿海,因为多山导致的交通不便,西南千百年来的闭塞,使得它受到的外在冲击较小,得以保存了更多古老中国的原始气息。又因为地处边陲,多民族混居,西南人民的行事作风还搭了边民的生猛野性。


不管多大的事,都能在火锅/串/麻将局上商量完


而在近现代历程中,西南也没有遭受外敌的大范围冲击,文化自尊心没有明显受损。强烈的文化归属感,以及云贵川人民神秘的乐观根性,使其在穷困和灾难面前也没有丢失强大的自我修复力。就像汶川地震之后,四川人的麻将还是照打不误。这样的心态为喜剧创作提供了可贵的矿藏。


而在语言上,西南官话的特点是:既生猛又骚气,既凶狠又逗趣,语速很快,爆发力强,辨识度高。同时,西南官话体系内部的语言一致性很高,彼此都能听懂,这促成了区域共同语的形成,这种区域共同性也在很大多程度上避免了过多方言词的出现,使之能与官话书面语保持更高度的统一,确保了它出圈传播的可能。


4


说西南官话逗趣骚气,是因为西南官话里面爱用大面积的叠声词,比如鱼不叫鱼,叫“鱼摆摆”,肉不叫肉,叫“肉嘎嘎”,铲子叫“铲铲(chuán chuan)”……这样的语言,天然就带有一种萌感和喜感。


除此之外,在发音上,西南官话中有大量拖长音、儿化音,外加语气词的做法,而在句尾,他们往往以升调而非降调结束全句。例如:“你在干啥子欸?(升调)”“你娃儿嘞回儿脱不到爪爪了。”“日你个先人板板,是哪个灾舅子扯我秧秧?”最终,这种又软萌又粗鲁的语言气质,贴合着喜剧电影的表达习惯,被轻易地转化成了幽默。


毕赣慢悠悠的文艺片《路边野餐》在一众闹哄哄的西南方言电影里别有风味


至于生猛,比如川渝人跟比较亲密的朋友说话一般都是以老子开头,以日妈为半径,以龟儿做补充,最后以锤子结束。在我们这里,要是突然不让说“老子”“日妈”这两个词,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摆龙门阵(聊天)。以前有朋友说我们重庆人说话像土匪下山,我还不以为然,现在想想——对头,龟儿说得对头!


此外,西南潮湿闷热,口舌好辛辣,人民性情火爆。比如两年前,有一次我坐轻轨去机场,一个小时里,就亲眼见证了三起扯皮(吵架)。重庆女人骂起架来,从不会说“老娘”怎样怎样,她们只会说“老子”怎样怎样。几个月前那个重庆保时捷女车主下车怒扇男司机耳光的事件,搁在重庆,真是见惯不怪。


这个例子能说明两件事:一、我们那儿的人脾气很火爆,不好惹;二、我们那儿的女人脾气尤其火爆,惹不起。在我认识的所有朋友都在叫“爸爸妈妈”的时候,只有我们那儿在叫“妈老汉”(妈妈爸爸)。不仅如此,就连“爷爷奶奶”也被我们改造成了“婆婆爷爷”(婆婆即奶奶)。真的很打脑壳(伤脑筋)欸,我问了无数人,但没有一个人晓得为啥子妈妈总是排在爸爸前面。


《追凶者也》之西南官话初级短语应用实例,主讲人依然是王砚辉老


5


以典型的西南城市重庆为例,港口城市的江湖气,高原山水间造就的氤氲神秘,发展的相对迟滞和不平衡诱发了一种文化野性的留存。它既是市井气息焦灼的,还是灵动飘逸的;既世俗得平凡,又夹杂着缕缕魔幻的超现实意味;既有着我们的过去,也有着我们的未来。


在重庆,永远有不停按喇叭的司机,永远有你数不清的混杂在一起如迷宫般的高楼、立交、小巷,永远有一家挨一家人声鼎沸、说话像吵架的火锅店,永远有开在各种奇怪的角落里从不打烊的麻将馆,永远有自称“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的异姓兄弟,在加上西南官话的独特腔调,共同构建了这座烟火之城,生猛、浓烈,吃软不吃硬,难以被规训和格式化。



山城重庆一景:永远有不停按喇叭的司机,永远有你数不清的混杂在一起如迷宫般的高楼、立交、小巷。


云贵川多山多水,城市立体错落,城乡对比鲜明,文化独成一派,方言又算是“北方话”一枝。所以,这样的野生野性地方,似乎天生就适合被拍在电影里。


东北日渐萧条,西南却越发火爆,大势所趋,毕竟会在文艺作品里悄然驻足。西南方言成为国产电影的显学,云贵川渝变成热门的外景地,当然也不是一次偶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3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