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权益大升级,独家猛料全场看,更紧密企业家社群

更有,上市公司版块全新上线!

虎嗅精选会员改版升级中,很快回来,敬请期待

等不及啦?马上下载登录虎嗅APP,一样体验新会员加量版服务!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被“抛弃”的民企债

被“抛弃”的民企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蔡越坤,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信用分化”并不是局部现象,部分优质民企也遭到了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的分化对待。对于民企而言,在当下的融资环境下,应该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作为一名券商的项目经理,宋伟今年做的北方一家民企2亿元融资项目,耗时3个多月才销售完毕。


而同在债券市场上,AAA级别的城投债却经常被抢购一空。宋伟发现,今年发行的民企债当中,除了类似华为这样优秀资质的主体,其他大多遭到了金融从业者的“嫌弃”。有些民营企业资质很好,可是在做业务发债时却迟迟卖不掉,宋伟也很着急。


下半年以来,对于部分金融市场的从业者而言,做业务时感受最深的一个词莫过于——信用分化。


宋伟经历了不止一个融资主体是民企的项目,均遇到了上述难销售的情况。慢慢地,宋伟开始将业务方向转向了城投企业、国有企业,民企主体融资项目开始减少。与此同时,宋伟发现,金融同业中券商项目经理、银行信贷经理、信托经理等对于民企的项目也在减少,均加大了对于国企、城投的业务量。


一位房企副总裁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信用风险频发,部分金融机构出现不给民企融资的情况。另外,民企当中,资源也更加向“头部”企业集中。


显然“信用分化”并不是局部现象,部分优质民企也遭到了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的分化对待。宋伟也开始困惑,对于初具规模的民企而言,在当下的融资环境下,应该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信用分化加剧


下半年以来,金融市场信用分化加剧的现象仍然在延续,并未出现好转。


而在“信用分化”的金融市场环境下,部分银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的业务人员也更倾向于做国企、城投的业务。


宋伟直言,今年以来,民企发生信用风险的个例太多了,从规避风险的角度,甚至优质的民企也遭受到了部分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的“抛弃”。


除了宋伟,一位排名前十强信托机构的信托经理也对记者称:“下半年以来,在做信托业务时,更愿意做国企、城投的业务。公司的业务方向也是这样,民企风险系数太高,做的数量也大大降低。”


造成“信用分化”的原因之一,无疑是民企信用风险的频发。根据兴业证券统计,截止10月底,共出现违约债券148只,涉及的违约债券余额1163.44亿元,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违约债券137只,违约债券余额1255.09亿元的违约数量。


另外,从发行量上,根据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在《2019年前三季度信用债市场回顾与展望》研报中统计,一方面,前三季度包含城投在内的地方国企信用债发行明显提速。其中,AA级地方国企发行量为8017亿元,同比增加4187亿元,占同期所有AA级主体发行量的92.7%;净融资额为2521亿元,同比增加4400亿元,高于同期所有AA级主体净融资额。


另一方面,前三季度民营企业共发行信用债3147亿元,同比减少826亿元,占同期信用债总发行量的比重也从去年同期的 7.8%降至4.7%,其中,一季度占比为4.8%,二季度为4.7%,三季度降至4.5%;净融资额为-1,735亿元,去年同期为-905亿元,净融资缺口进一步扩大。


据称,显然由于投资者风险偏好仍然较低,资质下沉首选城投债,故低等级债券发行占比回升和净融资转正主要依靠低等级城投债。


对于金融市场“信用分化”的现象,一位金融机构人士对记者评价表示:“当下分化的金融市场中,民企信用风险太高,金融机构又是典型的风险厌恶型,有部分金融资源在国企体系中流转,资金很难流到民企体系中去。”


宋伟明白,因为民企信用风险更高,而一旦做的项目出了风险便要担责任,年底奖金也没有了。因此,他的“信仰”也更加坚定了,更愿意做城投和国企。


“银行信贷经理、信托经理、券商的项目经理都是如此,如果自己做的项目发生了风险时候,金融机构一般会要求项目负责人负责到底。在这种考核机制下,业务人员会本能的规避风险高的民企,而倾向于去做国企、城投企业。”宋伟补充称。


头部民企受宠


一方面,“信用分化”体现在国有企业对于国企、城投民企的态度分化;另一方面,在民企中,无疑金融资源更集中于“头部”企业。


宋伟称,在民企中确实也存在分化的现象,金融资源更加集中于头部企业。上述房企副总裁也表示:“在今年的市场环境,民企中,头部企业融资时要好一些。”例如,今年9月份,虽然信用风险频发,对于民企债,资金普遍唯恐避之不及。但是,当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公布了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债券时,债市市场的投资者竞相热议购买。根据申购说明,“19华为MTN001”债务融资工具期限为3年,发行规模为30亿元,申购区间为3.30%-3.90%,堪比部分AAA评级的央企。


而一般行业的头部企业,往往是获得高评级的企业。


根据上述报告指出,分信用等级来看,前三季度AAA级民企信用债发行量和净融资额均高于去年同期,且净融资额为正,表明高等级龙头民企债券融资相对顺畅;但同期AA+级及以下级别民企信用债发行则继续缩量,净融资持续为负。


东方金诚表示,这主要源于前期的民企纾困政策,主要集中在行业龙头等经营良好但出现暂时资金紧张的企业,部分弱资质主体难以获得政策的直接利好。同时,今年弱资质民企债券违约依然多发,引发投资者对未来违约风险的担忧,对中低等级民企债规避情绪仍然较重。


对于低评级民企,宋伟在做业务时也有很多直观的感受。宋伟表示,部分民企从自身角度而言,确实也有很多问题。比如,财务造假、制度管理、不聚焦主业等问题。


兴业证券研报中也提到,今年信用债违约“花样迭出”,除了行业下行、公司盈利下滑、债务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导致信用债违约外,控股权之争、大股东掏空、管理层激进等引起的信用违约愈加频发,更是有财务造假等事件曝出。


因此,宋伟表示,除了行业中的部分头部民营企业,在违约频发的大背景下,其他企业确实受到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的“抛弃”。


宋伟建议,在当下的金融环境中,规模较大的民企在经营发展过程中应该收缩各个板块,扎扎实实做好主业,现金为王,控制好杠杆。


“信用分化”的局面仍然在延续


下半年,宋伟在展业时,另外一个明显感受是,金融机构的业务人员在城投、国企中业务竞争也在加剧。


宋伟称,一方面,房地产受限后,机构的业务人员确实没有更好地业务;另一方面,城投平台是有限的,金融机构的从业者都开始抢业务,竞争变的激烈起来。


无独有偶,也体现在信托机构的从业者中。北方一家信托机构的信托经理对记者称,作为传统信托三大业务种类之一的政信类项目,公司明显加大了布局投入。相比于工商企业,政府平台机构融资类信托产品发行的时候也比较容易,投资者的认可度也比较高。而在工商企业类别时,尤其民企类比的企业,风险太高,投资人也不敢买来投资。


金融市场“信用分化”的情况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中国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近日在论坛上指出,债券市场发债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央企等有政府背景的发债主体发行利率较低,而有不少评级不低的民营企业却发行困难。同时,少数中小金融机构风险上升,对支持实体企业发展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而与此同时,银保监会等监管层也在积极支持民企等实体经济的发展。根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数据,2019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包括小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余额36.39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1.3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0.81%。


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也多次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9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之外,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对于实施的定向降准,央行9月6日曾指出,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尽管监管也在不断的出台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是“信用分化”的局面似乎仍然在延续。


对于“信用分化”的延续时间,宋伟称:“至少目前仍然在延续。金融机构的业务人员总归要活下去,肯定也要不断的做业务。从自身而言,多做国企、城投的业务是非常合理的。”


对此,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近日表示:“现在我们都在抱怨金融不支持实体经济,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经济在转型、金融没有转过来,所以金融的创新和改革变成迫在眉睫的事情。”


关于解决“信用分化”的建议,宋伟补充称:“监管层适当改变对于金融行业从业者的金融行业的考核制度,并在给与民企发放贷款时候有一些鼓励政策、奖励政策。”


“期待国家政策公平,期待银行一视同仁,也期待民企把自身的业务做得更好。”上述房企副总裁也对记者称。


(应采访对象要求,宋伟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蔡越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1
5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